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我是半妖 > 第七百九十七章:該修修指甲了

第七百九十七章:該修修指甲了

小說:我是半妖作者:北燎字數:3258更新時間 : 2019-10-12 11:52:22
    陵天蘇目光定定的看著她的臉,道:“所以你就聯合陛下,將此事隱瞞了下來,就連爺爺都沒有告知具體情況,一個人獨自承擔這重擔?”

    駱輕衣苦笑搖了搖首:“若是葉公知曉此事,又哪里會將我與世子關押在同一個房間,還點上這繁龍衍。

    不過世子殿下放心,到目前為止而言,我體內的瘟毒尚在我的掌控之間,不會傳染給殿下的,但殿下盡早離開此地的確是最要緊的事情。”

    因為她也那不準主意自己體內的瘟毒會何時爆發。

    “誰擔心你這個了。”

    陵天蘇有些惱怒的搬了搬身下的椅子,距離她又坐近了幾分,一臉正色道:“開什么玩笑!你個傻子。”

    駱輕衣被罵得一愣。

    陵天蘇彈了彈她的額頭,臉色肅道:“既然趙家要搞事情,想來不僅僅之對了那靳農一人下手。

    你素來小心謹慎,又怎會在大理寺為他醫治時不慎染上此毒,若我沒有猜錯,趙家有意將此毒蔓延全城,還向不少人下了毒吧?”

    陵天蘇扳過她的肩膀,認真說道:“既然陛下都插手了此事,而那些感染此毒的人,自然是被極為機密的隔離了起來。

    但身為大晉的子民又不得不去醫治,而且誰也不知道趙家會不會有所更近一步的行動,所以陛下必然是秘密命你醫治那些人,對不對?”

    駱輕衣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苦笑道:“世子殿下的本體不愧為狐貍,當真是聰明得讓屬下都無言以對。”

    見她這般將自己性命絲毫不當回事的模樣,陵天蘇呼吸頓時粗重了幾分,扣在她雙肩的力度也不由加重了幾分。

    他又問道:“若是這瘟毒到了你無法掌控的地步,你又當如何?”

    駱輕衣含含糊糊的應道:“事情還未到那一步?日后總會有對策的。”

    陵天蘇臉頰緩緩湊近,兩人的鼻尖就快要湊到一塊兒,他目光雪亮,讓人不可逼視:“回答我的問題。”

    駱輕衣忙抬手抵住他的胸膛,目光平靜的直視著他的雙眸,認真說道:“陛下為感染者所準備的地方,一直都有一間單獨屬于我的屋子。”

    陵天蘇笑了,笑得怒火都清晰的可以看到在他眼眸中涌動。

    他緩緩松開她的肩膀,抓過她的手腕,將衣袖挽至手肘,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那傷勢。

    他緩緩伏下腦袋,眉心裂開一道細縫,輕輕的朝著她手腕間的傷痕吐了一口清氣。

    那清氣裹挾這濃濃的白霧霜氣,撲打在她腕間,頓時那猩紅血色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白霜。

    而那瘟毒驚也似乎在這一瞬間盡數被凍結住。

    這一手法,則正是與陵天蘇當初為吳嬰治療體內的暗夜絕羅一致,動用了燭陰之瞳的月瞳力量。

    吐氣為霜,壓制住了毒性的蔓延。

    但陵天蘇也知道,這只是暫時性的。

    他吐完一口氣,繼而又抬首看著駱輕衣,輕聲問道:“還疼嗎?”

    不知為何,迎上這樣的目光,聽到這一聲輕問,駱輕衣心頭莫名一緊。

    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香爐內被熄滅的焚香,心想自己的體質何時也會受到這區區翻龍衍的影響了。

    原本鎮定自若的她,忽然間意識到了這間封閉臥室的不妙。

    她略顯僵硬的抽回手掌,將陵天蘇推了一把,輕咳一聲道:“不疼。”

    陵天蘇皺眉看著她,道:“這次瘟毒的散播事件,我可以幫你隱瞞不告訴爺爺他們。

    不過你也別想著自己一個人扛了,這些日子,你就待在我身邊,不要到處亂跑了。”

    駱輕衣驀的抬首:“不行,世子殿下不可參與此事!更不可待在屬下身邊,世子大難不死終歸家,絕不可因為屬下而身陷危機。”

    陵天蘇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什么危機不危機的,如今在這世上,哪里還有絕對安全的地方,別那么多廢話了,老實聽話。

    這瘟毒我會來想辦法,這幾日也不準你去那隔離區了,你自己也說了,因為賭約的事情,你賠給了我就是我的人了,老想著替別人做事干什么!”

    駱輕衣動了動唇,隨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心道也罷。

    到時候若真的她無法掌控著瘟毒,再自行找個機會離去便是,如今與他爭吵這些又有何意義。

    “哦對了……”

    駱輕衣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她記得陵天蘇與蘇家小姐貌似關系很好,便道:

    “屬下記得蘇家家主蘇安,是與趙家老祖同一時間去了江南地帶一趟,只不過至今未歸,世子若是得空,是否要抽調一些人手調查一下蘇家底細,以防蘇家與趙家也有所勾結。”

    “蘇安?”陵天蘇皺了皺眉,他下江南做什么。

    不知為何,一提及蘇安,陵天蘇就想到了蘇邪那小妖女。

    如今她也不正好在江南地帶的合歡宗門之內嗎?

    難道他是為了她而去的。

    “蘇家倒是不用調查了,應該不會與趙家有何關聯。”

    畢竟今日上午在聽雨軒中,他在牧子憂準備好的紙張檔案中看到了趙家的勢力分布圖。

    而蘇家,卻是也與趙家并無多大來往。

    甚至可以說那蘇安對于趙家還有著隱隱的敵視意味。

    駱輕衣不知陵天蘇為何能夠如此篤定,但對于他的決策,她自是抱著相信的的態度。

    也并未多言,只是從懷中取出一枚藥丸,自行服下一顆。

    陵天蘇見了問道:“這是治療瘟毒的藥嗎?”

    似是被那藥丸苦到,駱輕衣蹙了蹙眉,秀美的面容之上都染上了一層苦意。

    她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陵天蘇忽然想起與小葉子一同歸家途中,在各方地帶買了許多零嘴吃食給妹妹。

    只不過看到一些特殊特色糕點的時候,陵天蘇就買了雙份,想著回來給她也帶一份的。

    后來進城時分,被那些貴女們的到來給生生震懾了一場。

    后雖見到駱輕衣,可她心情都是一副很不好生人莫近的冷淡模樣,這些糕點倒也沒有機會送出去。

    陵天蘇笑了笑,趕緊從空間戒中取出好幾袋黃紙包好的糕點,在桌案上攤開展平。

    瞬間,一股子糕點的甜甜香味就掩蓋住了繁龍衍的氣味。

    駱輕衣滿是苦意的瞇眼眸子頓時微微一亮,模樣依舊雅正而端莊。

    只是那俏挺的鼻尖卻是微微一動。

    陵天蘇捏過一塊棗泥糕遞到她的唇角邊上,道:“藥苦的話吃塊糖糕。”

    駱輕衣低眸看了一眼那紋絡分明暗紅色的棗泥糕,輕輕咬住一角,兩頰微鼓,細細咀嚼著。

    總算是讓眼底的那眸苦意散去。

    她側目看了一眼陵天蘇,沒有伸手接過那枚甜糕,而是微妙的維持著這樣投食般的動作。

    她亦是沒有多問為何陵天蘇會隨身攜帶甜品零食,只是覺得口中的食物真的很甜,能夠沖散任何苦意。

    吃完甜糕,陵天蘇正欲再取一塊,卻見駱輕衣舔了舔 他指尖的糕屑,搖了搖首道:“不用了,已經飽了。”

    陵天蘇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見她吃完了藥丸,不知是不是藥性發作,她眼底倦意漸起。

    他忙起身說道:“要不要睡一覺。”

    駱輕衣伸手將桌案上的糕點重新用黃油紙包好,點了點頭,正欲起身。

    可陵天蘇卻是先她一步起身將她打橫抱起,朝著床榻上走去。

    駱輕衣驀然抬首看了他一眼,見他眼底清明,并未收到那繁龍衍的影響樣子,暗自松了一口氣。

    她雙手規規矩矩的安放在腹部,視線微低,眼神忽然一動。

    她忽然抬手扯了扯陵天蘇的衣襟,目光幽然的看著他領口內肌膚上的紅痕以及指甲印記。

    駱輕衣默然的松開了手,淡淡道:“世子殿下可得為聽雨軒那位姑娘修修指甲了。”

    陵天蘇頓時了然,笑笑沒有做聲。

    他想這可不是修不修指甲的問題,狐貍的爪子素來都很鋒利。

    (ps:這是一章假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tdchs.live。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pc蛋蛋28加拿大开奖